2013年10月19日 星期六

宇宙之間


  剛過去的星期日小組查經,導師跟我們分享地球與 雅偉神創造的關係。眾所周知,太陽系共有八大行星,分別為水星、金星、地球、火星、木星、土星、天王星、海王星。目前為止,科學家指出暫時只有地球才有人類生存。

HD189733b
          科學家嘗試從廣大宇宙尋找一顆與地球相似的星球時,發現了一顆表面像地球一樣藍星的星體(名為HD189733b,當我們雀躍它是否適合人類居住的時候,原來該星體表面的平均溫度為千度,而且我們還要以光速63年方可到達,隨即打破我們的美夢。

  那麼我們研究親愛相近的金星和火星吧!先談較接近太陽的金星,奶白色的金星因與地球的質量差不多,所以金星與地球同時並稱姊妹星。既然如此,為甚麼金星沒有生物呢?最簡單而言,其實金星是沒有磁場的!因為地球天然屏障的磁場,使猛烈的太陽風不輕易把我們地球上的水份和大氣層吹到外太空;相反,金星沒有磁場,盡管它曾經有過水份,但都被太陽風吹光,遺於金星表面只有大量硫酸、二氧化硫和溫室氣體。至於火星,亦然因為沒有足夠的磁場,使其太氣層稀薄和表面水份流失,不宜生物居住。
地磁場阻擋太陽風

  細想之下,一直影響地殼板塊運動的岩漿流動,除了為我們帶來地震外,原來還有帶給我們強勁的保護罩。在我們可以專心工作、為自己打拼、不滿世事不如己意,原來磁場默默為地球、為我們每天抵擋猛烈的太陽輻射,使得我們安然呼吸、居住和生活。

  人真渺小啊!你看到嗎?大自然的花開花落、抬頭所看蔚藍的天空,偌大的黑夜、呼吸空氣的味道、聆聽微小的心跳,諸如此類。若非 雅偉抬著我們、若非 雅偉看顧我們、若非 雅偉愛護我們,你和我都不能住在這珍貴的空間,我們也只不過宇宙間的蛋白質,談不上生命!亦談不上氣息!

       回想過來,我們所謂的「靠人」「靠錢」「靠名」「靠權」,諸如被認為「腳踏實地」、倚靠自己力量生活,原來……原來……我們只是住在一個懸浮在太空的地球,相對「腳踏實地」顯得空盪無存。

  感謝 雅偉!在浩瀚的宇宙中,祢創造卑微的我們,給我們祢的樣式,給我們分享祢的心情!

p.s 由於筆者只是小小的文科生,覺得宇宙之間存有你我,感到絕非必然。上文若有出錯,歡迎指出:D

2013年10月4日 星期五

神的名字——雅偉


上文說到 YAHWEH (雅偉)是舊約所指的耶和華,聖經曾預言在末後的日子,凡求告主名的必得救。如此看來,了解 神的名字與我們有莫大關係(能否得著救恩)。筆者從網站(網站為:http://www.faithfuleye.com/simp/index.php?q=node/3506)中複製了有關為何 神的名字是YAHWEH,而非JEHOVAH,讓讀者一同加深對上帝的認識。

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﹣

YHWH(雅偉)是聖經中神的名字,神的名字:yhwh(希伯來文字是從右到左)。這四個字母的讀音等同於英文字母的YHWH。在神學書或者跟聖經有關的書中,你看到這四個字母就知道這是神的名字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希伯來聖經中的神的名字是讀不出來的,因為沒有元音。可能口傳是有讀音的,否則就無法“呼求主名”了。猶太人每每看到YHWH,就讀Adonai(希伯來文的“主”)。結果“主”(Adonai)就漸漸取代了神的名字YHWH。

書寫時之所以去掉元音,這跟十誡的第三誡“不可妄稱神的名”有關。猶太人這樣做是為了提醒神的子民不要隨便稱神的名。但這樣的理解不完全正確,因為第三誡說的是“不可妄稱”,並不是“不能稱”神的名。

當亞述、巴比倫滅了以色列南北國,以色列人就被流放了七十年。七十年後,以色列人回歸應許地,開始懂得害怕神。因為他們終於明白之所以被流放,是因為得罪了神。但這種對神的敬畏卻跑到了另外一個極端,就是連提都不敢提神的名了。他們會用“永恆者”、“那位當稱頌者”等不同的代名詞來代替神的名。

到了希臘和羅馬時代,那些分散到各地的猶太人因為受了希臘文化的影響,很多人已經不懂自己的語言了。到了公元前三世紀,猶太人就著手計劃把希伯來聖經翻譯成希臘語,好方便那些不懂希伯來語的猶太人學習。

聖經學者稱希臘文舊約聖經為LXX,我們稱之為“七十士譯本”。為什麼說“七十士”呢?因為“LXX”是羅馬數字,X代表10,L代表50。兩個“X”(10)再加上“L”(50),一共就是70。 “士”是文士的意思,據說當時是72個文士翻譯的。後來出於一些其它的原因,就稱之為七十士譯本。

翻譯的時候,他們就決定將希伯來文神的名字(YHWH)翻譯為希臘文的(Kurios,即“主”),這樣就不會不小心讀了神的名字。這個傳統由此流傳,神的名字變成了Kurios(主)。神的名字從此就從希臘文聖經裡消失了。

而英譯本聖經就繼承了這個“不可妄稱神的名”的猶太人傳統,也將YHWH翻譯成“LORD”(主)。你讀英文聖經詩篇110篇1節,就會留意到有兩個“Lord”,寫法不一樣——“The LORD said unto my Lord, sit thou at my right hand,
until I make thine enemies thy footstool”(欽定本)。第一個大寫的“LORD”就是YHWH的翻譯。而中文譯本則採取了另一個路線,譯者知道YHWH是神的名字,於是就翻譯為“耶和華”。所以中文聖經的詩篇110篇1節被翻譯成“耶和華對我主說:你坐在我的右邊,等我使你仇敵作你的腳凳。 ”

這就是基督徒須知的歷史背景。明白這些歷史背景,就不難明白為什麼中英譯本會有如此大的差異。

那麼“耶和華”又是怎麼來的呢?既然YHWH是讀不出來的,有學者就建議將Adonai和YHWH結合起來,就是將Adonai的原音a、o、a塞進YHWH裡,成了YaHoWaH(欽定本聖經的譯音是Jehovah)。

到了中世紀末,有些基督教學者採用了這個建議,將神的名改為Jehovah,並將之發揚光大。這就是“耶和華”的來源。這是一個很有創意卻毫無根據的做法。當代聖經學者認為Jehovah 的讀法、寫法是不正確的,所以很多英文譯本都沒有採用。有些英文譯本(例如New Jerusalem Bible)採用了學者們認為較為可信的讀法:Yahweh(雅偉,有些中文神學著作會譯為“雅威”、“雅赫維”)。

其實英文欽定本只有四次提到了Jehovah(參看出6:3;詩83:18;賽12:2,26:4),大部分英譯本都沒有採納這樣的翻譯。但遺憾的是,中文譯本採納了它。結果今天的大部分華人教會都以為“耶和華”是聖經啟示的神的名字,卻不知這個名字是杜撰的。

七十士譯本將YHWH譯為希臘文Kurios(主),也導致了希臘文新約出現了兩個“主”,因為希臘文新約也跟從了七十士譯本的傳統。在希臘文新約裡,YHWH(雅偉)變成了Kurios(主),而耶穌基督是雅偉立的kurios(主),結果新約聖經就有了兩個主。所以當新約引用詩篇110篇1節時,就成了“主對我主說:你坐在我的右邊,等我使你仇敵作你的腳凳”(路20:42-43,徒2 :34-35)。

讀中文新約就會出現這種混淆:每當讀到“主”這個字時,讀者無法一目了然地知道究竟是指神還是指基督。按照這種翻譯,很多經文的主語就會變得模糊不清,試問又如何能正確解釋聖經呢?

而“三位一體”的教導使問題雪上加霜。 “三位一體”教導說父、子、聖靈都是神,這導致非猶太人基督徒對神的理解變得雜亂無章、極度混亂。每當看到“主”這個字,你就要想這個“主”究竟是指哪一位。

其實這個問題是不應該有的,這是“三位一體”的教導造成的。對猶太人來說,神只有一位,就是雅偉。你問哪一位,正是因為你心裡面不止有一位神。

舊約有提到神的名字,為什麼到了新約神的名卻銷聲匿跡,無踪可尋呢?希望現在你已經知道答案了。猶太人因為得罪神,被神管教、流放,後來就害怕神,不敢提說神的名。久而久之,神的名被後人遺忘了。到了我們這一代,甚至連神的名字的正確讀音都不肯定了。

不知道神的名字的讀音,試問又如何呼求神的名呢?這就是我們今天的問題。為了準確稱呼神的名,我們應該將“耶和華”改為“雅偉”,因為“耶和華”這個名字純屬杜撰,是毫無根據的。雅偉神的名字非常重要,他的名字就是一個焦點,使你有一個明確、獨一無二的敬拜、禱告的對象——“從日出之地到日落之處使人都知道除了我以外,沒有別神。我是雅偉(YHWH);在我以外並沒有別神”(賽45: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