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7月29日 星期一

飄流日記

  母親是印尼華僑,公公剛剛在上月去世。有一晚,一家在客廳談到印尼排華,然後我媽說:「公公和婆婆一生勞碌奔波,卻不知為何受人逼迫,然後便埋入黃土。」說起來,沒有憤怒沒有傷感,只是一臉疑惑。

  我想若不是剛巧看張翠容的《走過烽火大地》和《大地旅人》,大概我也是一臉疑惑。從書中明白到一九六七年的印尼排華是因為印尼政府抵擋共產黨,於是把國內的華人趕盡殺絕。那年的排華風暴,他們撇下一切,希望趕往乘搭回國的輪船,可惜趕不了,途中還死了兩名女兒。

  了解原因後,感到一絲悲哀。公公婆婆經歷許多苦難,卻不知為何受苦,但明白因由後,又感到無奈:原本事情與己沒直接關係,公公婆婆根本不知道甚麼共產黨,只知把種子撒在地上,默默耕耘得收成,怎料循規蹈矩生活會換來沉重傷害。

  究竟人生的價值是甚麼呢?受害者與施害者了解箇中意義嗎?

  二零零三年,美國攻打伊拉克。一名美軍向記者說到:「我們來伊拉克的目的是為了殺人。」然後他又補充一句:「然而我不知道為甚麼去殺。」

  應用到一九六七年的印尼排華,原因雖然不同,但我想施害者真的明白逼迫的意義嗎?

  兩事隨風而去,我姨一家避過一九九九年的印尼排華後,重新在首都建立了自己的事業;伊拉克戰線,美國已經開始撤軍。回過頭來,事情好像銷聲匿跡,上一代的事埋入黃土;十年前發生的事,亦漸漸藏入歷史事件中。當中血肉和人事也漸漸模糊。  

  傳道書所說的:傳道者說、虛空的虛空、虛空的虛空.凡事都是虛空。人一切的勞碌、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勞碌、有甚麼益處呢。一代過去、一代又來.地卻永遠長存。

  然而,你又在做甚麼呢?

2013年7月21日 星期日

兩兄弟的相爭--以色列和巴勒斯坦(1)

  筆者最近正在看數本寫中東的書籍,有張信剛的《大中東行記》、馬克.艾里斯的《一個猶太人的反省》、張翠容的《中東現場》和《大地旅人》。閱讀書籍時,實在感到唏噓和無奈。

  中東給我的印象是這樣的:混亂,人民長期生活在惶恐和不安中。由其以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衝突帶給我不少感受。

  以色列在一九四八年建國於巴勒斯坦地區後,便開始對鄰近地區造成威脅和變化,首當其衝是巴勒斯坦,有些巴人每天受著以軍的恐嚇,每天在睡夢中被炮彈嘈醒,每一天渴望復仇對付以色列人(因以色列非法僭越巴勒斯坦的國界,強行在巴勒斯坦區內建了大大少少的屯墾區)。

  以色列人也不好過,他們帶著二戰屠殺倖存者的心態,長久的恐懼把他們的憐憫吞滅。一位以色列女軍說到:「這種快感也許倒過來是對自己的折磨。我們只感到,一放下槍,我們便會立刻消失,國家也立刻消失。敵人永遠在面前,我們必須要這樣做,每一天都要這樣做。我們再也沒有憐憫,只留下偌大的心理傷痕。」

  從來耶路撒冷被稱為和平的城,可惜從來都未有平安過。看著以巴衝突,好像看到兩兄弟互相殘殺--兩者同為閃族,可是,他們不但相爭,更沒有因為你去左,我就去右,而是大家站在同一塊土地上,交纏不休,極力要把對方變成外來人。(節錄《中東現場》)

  以賽亞曾經說過:當那日,必有從埃及通亞述去的大道,亞述人要進入埃及,埃及人也進入亞述,埃及人要與亞述人一同敬拜雅偉。當那日,以色列必與埃及、亞述三國一律,使地上的人得福。(19:23-24)

  這是一個和平的圖畫,現在看起實是不可能。但是我想:以色列啊,平安一切都來自雅偉,祂是亞伯拉罕的 神,以撒的 神,雅各的 神,專心倚靠祂,不倚靠自己的聰明。巴勒斯坦啊,仇恨帶不了我們平安,惟獨仰賴 雅偉,才叫我們生命得永恆的保障。

2013年7月17日 星期三

我們的教會--基督門徒福音會

  在網上稍稍搜尋「基督門徒福音會」時,通常被指是異端,誤會了我們教會的弟兄姊妹都被教會導師轄制著。

  事實上,我們都很好,教會導師按著聖經的教導與我們一起走過生命不同的難關。以下是一位在教會成長了二十年屬靈前輩的分享,見證了導師弟兄姊妹間彼此相愛,也道出了我們教會的真實情況--我們是一家人。

-------------------


  我是葉偉倫,回看自己的屬靈生命,差不多已踏入第二十個年頭。自己能有幸地透過基督門徒福音會旺角分會與雅偉神接上關係,與親愛的弟兄姊妹們一同成長,共同分享基督的榮耀,實在是何等喜樂的事情。

  縱然我們教會微小,人數亦不算太多,但我們憑著牧者及導師們虛心教導雅偉神的話語,就身體力行地努力成長,扎根在神的真理和恩慈中。

  原先我們生活在冷漠裡,並不懂得如何去愛周圍的人,正因為雅偉神先愛我們,讓我們彼此間的生命,建基在雅偉神的話語上,再加上我們肢體間互相委身,共同奔跑 這條十架路。也因著雅偉神這份完全的愛,把不少昔日是破碎的生命,透過肢體間的互相包容並督責提醒,齊心向著整全生命的方向邁進

  作為一間 健全的教會,好比一個大家庭,當中的管理人員都希望清晰地知道當中每個肢體的情況,這並非表示領導層好管閒事。確實情況剛剛相反,領導層絕非好管閒事,當清楚每個肢體的狀況時,一旦肢體出現困難,領導就適切地提供協助,讓肢體在雅偉神的恩手帶領下,能順暢地解決難題,得以繼續健康地成長。

  雖然我們的教會微小,人才亦不多,但我們甘於走上委身的道路,行事為人忠於聖經的話語。因為當我們有穩固的根基時,即使在生活裡遇著一些風吹草動的事情,就不會輕易地動搖我們對雅偉神的信心。同時,基於互相踏上委身之路,在困難當中見證著互為肢體彼此扶持的作用,讓整體齊心在患難當中,共同渡過和成長。

  領導們的靈命較我們長進,生命經歷亦較我們豐富,與他們商議並不表示他們要操控或轄制我們,相反藉著我們所遇到的問題,透過他們寶貴的意見,我們更有能力向前,他們亦並賦予我們無限的自由,幫助我們敏感聖靈的引領,讓我們能力上加力,行走不疲乏,奔跑不困倦。

  可惜,人在遇上困難時,往往缺乏足夠的耐性。即使雅偉神解答了他們的難題,但所得出的答案,並非是信徒所預期的結果時,他們或會使用自己的意見,解決所遇到的問題。最終,甚至可能離開,這是相當可惜的事情。

  基督門徒福音會的教導其實並不艱深,都是按著聖經的內容教導:彼此完全委身;學習主耶穌的榜樣;跟隨主耶穌的腳蹤而行等等。雖然我們經歷過風暴的時刻,但我們彼此同心,互相守望,堅守真理,在風雨中同行,換來雅偉神的祝福。
 

  我們同樣也有很多難忘歡樂的時刻,教會整體響應政府鼓勵團體申請乘搭渡輪的優惠,整體前往坪州,親近大自然,親嚐雅偉神奇妙的創造,有各類型的戶外活動,共聚歡樂的時光。還有乘風航、復活營會、音樂會……?

  從來沒有人說過,踏上這條十架路是件容易的事情。這剛好相反,雖然這條路會越走越艱難,有時或會出現流淚的時候。這是神容許的,往往透過面對困難,讓屬靈生命藉著磨鍊而得著成長的機會,更在雅偉神的眷顧下,我們再創屬靈的高峰。

  我們一班同路人能在雅偉神的帥領下,互相建立生命,攜手同行十架路,這絕對不是一件偶然的事情,大家為著肢體們,為真理站立,毫不妥協地回應雅偉神的大愛,攜守並肩前行,同奔十架窄路。透過遵行聖經的話語,煉淨我們的生命。為著我們的寶貴肢體,向雅偉神獻上感謝。

  快二十年了,人生有幾多個二十年?我不單無悔能認識基督門徒福音會旺角分會,能在這裡成長。若讓我從頭選擇,我還是義無反顧的作出同一個抉定!並繼續很榮幸能留下來,和一班同路人,一同盡心、盡性、盡意、盡力愛神和愛人如己,擴展神的國度。

2013年7月10日 星期三

憐憫人的神--雅偉

閱讀《獨一的真神》第五章時,心情不禁激動起來,原來造物主 雅偉是何等地愛我們,故此把書中片段節錄下來跟大家分享。

  「創世記四章發生了甚麼呢?該隱出於嫉妒,謀殺了亞伯,因為亞伯的獻祭蒙了悅納,該隱的卻沒有。當我重新思考這段記載,拋開一信主就被灌輸的神學觀念,我就開始看見了以往從未看見的內容。舉個例子:
  『雅偉對該隱說:『你為甚麼發怒呢?你為什麼變了臉色呢?』』(創4:6)
  『雅偉對該隱說』,留意這一次沒有出現『神』字。雅偉問該隱為甚麼發怒,為甚麼變了臉色,接著又提醒他:他若行得好,就會蒙悅納:若行得不好,就會被自己的慾望制伏。該隱將神對自己的話告訴亞伯,最後在田裡,該隱以為人不知鬼不曉,就殺了亞伯。這人真邪惡!是第一個殺人犯。該隱的確不好,可是故事還沒有結束,聖經繼續說,即便該隱殺了自己的弟兄,雅偉還在跟他說話,你注意到嗎?這種惡人,為甚麼雅偉還跟他說話呢?9節說:『雅偉……說』,留意沒有出現『神』字。
  『雅偉對該隱說:『你兄弟亞伯在那裡?』他說:『我不知道!我豈是看守我兄弟的嗎?』雅偉說:『你作了甚麼事呢?你兄弟的血有聲音從地裡向我哀告。』(創4:9-10)
  雅偉跟該隱說了這麼多話。奇怪的是,雅偉保護了該隱,確保該隱不至被殺。為什麼不殺他呢?律法豈不是說,殺人的要以命償命嗎?這是雅偉的律法,可是雅偉卻保護了該隱,給他立了一個記號,免得被人所殺。15節說:
  『雅偉對他說:『凡殺該隱的,必遭報七倍。』雅偉就給該隱立一個記號,免得人遇見他就殺他。』(創4:15)
  『雅偉對他說』又沒有出現『神』字,聚焦點只在雅偉這個名字上。『雅偉對他說:『凡殺該隱的,必遭報七倍。』,神居然如此保護他!為什麼呢?他是個殺人犯!為什麼沒有人在主日學上告訴我們神保護該隱的原因呢?當然,這人不禁讓我們想起了新約,新約說有一個人是罪人的朋友--罪人大概也包括了殺人犯。這人就是耶穌,耶穌稱為『罪人的朋友』(太11:19,路7:34)。多麼奇妙!想一想整件事情,雅偉問該隱說:『你為什麼發怒呢?』顯然,神拒絕了該隱的供物,這讓該隱心煩意亂!該隱根本承受不了神的拒絕,他認為這就意味著神拒絕了他。結果他絕望到歇斯底里,竟然跑去殺了亞伯!你明白我的意思嗎?如果神拒絕了你,你會煩惱嗎?也許會,也許不會。一般人都不會因為被神拒絕而煩惱。但該隱遭到了雅偉的拒絕,便心煩意亂,不能自已。」

  讀〈創世記〉的時候,從未如此體會 雅偉神的心腸。由其讀到該隱殺亞伯時,只是覺得該隱真是罪大惡極,竟然把自己的兄弟殺掉,並沒有如張牧師如此仔細體會和思考 雅偉神怎樣愛人。
  雅偉神關心罪魁,祂憐憫該隱不懂正確的愛,故仍然保護他;同樣,祂也憐憫我們在罪綑鎖之中,把祂的獨生子耶穌差來,叫我們透過他重獲新生,得以與 雅偉神和好。從該隱看到, 雅偉神以父親的心腸,溫柔教導又關心該隱,讓我不禁感嘆 雅偉神是有憐憫、有恩典的神,不輕易發怒、並有豐盛的慈愛!
  另外,我很佩服張牧師從經文中處處尋求及明白 神的心意,不單是查考聖經一神論,更如上面引文一樣,向我們展示造物主對我們的愛。這樣高深仔細論及 雅偉神的愛,實在非常稀有,值得效法老師盡心盡力愛神的心志!

2013年7月8日 星期一

二零一三年七月七日(踏入第七年了)

  七月七日的主日,我和姊妹坐在教會沙發上數算 雅偉神的恩典。

  原來我認識教會已有六年,並將要踏入第七年。回想第一次選擇到教會認識 神、認識教會好像昨天發生的事。

「二零零七年七月八日,天晴
今天是我第一天去教會,故很早便起床了!
到達教會後,會友都很主動認識我……(省略)最令我深刻就是祈禱,我總是坐不定,也不知道原來我也可以祈禱的……(省略)心中猶疑著這是不是 神引領著我,如果這世界真有 神的,我也接受 神的牽引,不斷帶領我向前走,邁向豐盛人生!」

  這篇日記來得特別珍貴,記得當天本著「有神便認識神,無神便無神」的單純想法,然後向 神禱告讓自己經歷祂,不過一個平凡人生。這六年來,在教會見不同的生命活得有方向、活得自由、活得有愛,實在感恩 神在我們中間。我,如果當天沒與 雅偉神相遇,現在大概仍是一名爛口暴躁串友,求求其其過一天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我總是覺得「七」這個數目字對我有著特別意思。我生於七月七日,導師給我改的英文名是七個字的,我第一首有份作的歌是營手冊的第七首,而今年生日剛好在星期日,又是踏入認識 神的第七年。
 
  雅偉神的愛對我們非常完全,千方百計鼓勵著我們。從此七月七日不單是生日慶祝,更是學習完全回應 父神,always say YES! YES! YES!!!

p.s.感謝過往六年來(一直以來),專心背起十字架、彼此相愛、專心按真理傳福音的基督門徒福音會導師和弟兄姊妹,日後還要互相扶持、互相學習,最後〈同得基業〉!